夜总会招聘

夜总会流行的那些日子
作者:厦门夜总会招聘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9-11-29     阅读次数:     字体:【

有时候喜欢和朋友聊情怀。

他比我大几岁,是八零后的那代人。

他说,“你们九零后都不喜欢唱夜总会了。”

我说,“是啊,就你们喜欢吧。”

他给我讲了那个年代夜总会流行的那些日子,说希望让我代写下他的故事。


一。


那时候,音乐真是连接所有人的时代。

十年前,大家一块儿唱华语群星都能唱好久,什么青春纪念册,朋友一生一起走,无人不会唱。

哪怕和长辈一起,他们唱的张学友周华健刘德华费翔的铁血丹心忘情水千年等一回,都能愉快地跟上。

在那个消费不贵的时代,冰棒也只是五毛钱。大家都没多少零花钱,还一起凑起来买饮料。很多时候是集着一角五角钱的硬币带去夜总会,每次也都总有个朋友习惯跑腿,就拿着这些凑来的钢镚儿去买。

那会儿手机毫无乐趣,也没有智能屏,更没有Wi-Fi。夜总会里的事情,也只有——唱歌,听别人唱歌,再听别人唱歌。

经常是点了一首歌,唱的歌彼此都熟悉,大家都会唱。此时,两三个话筒已经不够分了,于是就着台上的麦克风好几个人在那儿唱。


二。


有时候唱到嗨,直接临场发挥地改歌词去唱,同时即兴地在大投影前跳舞,捂着麦克风胡乱b-box。

仿佛只有这样,在青春中保持特有的固执,才足够去爱。好像这样中意的人就能感知到自己的心,不做那个偷心盗贼,只高调地用音乐表白。

尤其是『死了都要爱』这样的高音歌曲,每一场夜总会局必拿来飙,看谁吼得最大声。其实也不是非要争个谁最能唱,而是用这样的歇斯底里激起内心的渴望与奋进。

从这首歌的副歌部分就开启完完全全的破音之旅,没有人用假音来混,而是直接往撕心裂肺里唱,直至声音吼到沙哑。累了,就放下话筒,长叹一声,接着释怀地大笑。那时的我们,热爱这样激昂的生活,趁都还年轻,难得走这一遭。


三。


我不是厉害的麦霸,也不怎么会飙高音。红着脸唱完后,发现自己喜欢的女生已经和旁边的帅哥喝了两杯酒。

而后,她继续窝在角落里,跟着众人的旋律,慢声细语地娓娓道来一首『我愿意』。那一刻才知道,原来她早就心有所属了。

我佯装着有点喝醉,下一首点了『小酒窝』。然后,把麦克风递给她,对她说,“一起来一首?”

她只嘴角挂一个浅笑,还是露出了酒窝,看着我低声说,“不了。”

之后,我自己唱完整首,全当是对她的表白。也许还有别人和我一起唱吧,我不太记得了,反正没有她。

华语乐坛还在巅峰时,夜总会就这样成了最佳的表白场所,即使我们的感情也没有因为这样的表白而渐入佳境。

毕竟唱一首歌就能表达心意的话,又何须多言。而今,那个时代已经完结,象征着青春的夜总会逐步走向衰落。

它的结束还带走了其他一系列的情怀,比如——曾经那个和我一起飙歌的人,和坐在那个角落里的姑娘。


最后,


他说,“哦,不对,坐在那个角落里的姑娘从来就不是我的。”

我问,“现在那个姑娘怎么样了?”

他说,“已经嫁人了。”

我问,“嫁的是当时那个她喜欢的人么?”

他说,“不是。”

晚安。



 
上一篇:厦门夜总会招募“夜生活CEO” 快来看看你符合条件吗
下一篇:厦门夜总会招聘简历的工作经验该怎么写更吸睛

评论内容

内容: * 必填
验证码:
点击刷新 看不清?换一张 * 必填
电话咨询
微信咨询
在线留言
QQ客服